一盏青灯半入魔

突然开的脑洞。黑袍使×楚恕之,黑袍使×楚淑芝。楚哥性格有点分裂,在痛苦的时候会自动选择楚淑芝,让她来发泄。

楚恕之默默看着着刚进门的沈巍,看着他慢慢脱下西装外套,挂在衣架上,再一颗一颗的解开马甲的纽扣,轻轻拉开领带,呼吸渐渐急促起来。“大……”还没吐出的字眼被温润的唇堵了回来。膝盖控制不了的软下去。整个人被抱起来进入卧室。

写不出来了,睡觉。

求文

占tag对不住了。看到过一篇哥哥重生的文。应该还没有更新完。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。不知道有哪位看过吗?

简直呵呵。题目是你们改的,内容给你们看了。精心做的PPT被说成垃圾,整个内容都是空洞。哈哈哈哈。我不在乎,我不在乎。

每个人都是好人,每个人都很温和,只有我像个傻逼

哈哈哈哈哈😹😹😹😹生日祝福是我从你那里讨来的。我暗搓搓的等了一天。我终究是TMD的感动了自己。
好友?还能是吗?也是,我没干过什么。不会自暴自弃,也不会放弃。继续把自己变得更好一些,其余的,也就罢了。

今早意识到被人说早上好一件多么棒的事情!也意识到锋味里面等等冲别人说你们好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。


我想你,我想回家!有家可以回去吗?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bill×ben

“阿,阿哥”bill看都没看床边那个揉眼睛一脸迷糊样的弟弟,张口骂到“吵我睡觉,找打啊蠢仔!滚回你床上去!”“不……不要,阿ben不要”难得的反抗让bill睁开了眼睛,打量着ben。眼睛被揉的红彤彤,整个人好像被欺负的小白兔。一脸蠢样!bill的眼睛写满这四个字。难以想象这样的表情会出现自己的脸上。“阿哥,ben可不可以今晚跟你睡?”见哥哥没有反应,大着胆子提出要求。“哦?”挑起的眉眼。